<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1. <output id="q06n1"></output>
  2. <li id="q06n1"></li>

    <dl id="q06n1"></dl>

    <output id="q06n1"><ins id="q06n1"></ins></output><dl id="q06n1"></dl>
    <dl id="q06n1"></dl>
    
    
    <dl id="q06n1"></dl><li id="q06n1"><ins id="q06n1"><strong id="q06n1"></strong></ins></li>
        1.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dl id="q06n1"></dl>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2. <li id="q06n1"></li>
            <li id="q06n1"><s id="q06n1"><strong id="q06n1"></strong></s></li>
                <dl id="q06n1"></dl>

                <dl id="q06n1"><s id="q06n1"></s></dl>

                <li id="q06n1"></li>

                兒童文學“隱性課程”的價值迷失與復歸

                兒童文學“隱性課程”的價值迷失與復歸


                來源:中國民間故事網  作者:李學斌

                兒童文學之于兒童的“隱性價值”在于其標識了童年生命的“精神底色”,其不僅代表著童年的文化審美,是童年初始定位的人性底座,更是兒童終其一生的精神懷戀。然而現實中,兒童文學隱性課程卻面臨價值迷失的困境。

                  

                  文 | 李學斌 上海師范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博士、兒童文學作家

                美國課程論專家約瑟夫·施瓦布認為,課程由教師、學生、教材、環境四要素組成,其持續不斷的交互作用構成了課程的不同形態。在此基礎上,20世紀60年代,美國教育學家、課程論專家菲利普·杰克遜指出,課程有“顯性課程”與“隱性課程”之分,二者相輔相成,共同構成學校課程的整體。這其中,相較顯性課程作為學校教育核心內容和組織方式的預期性、主導性、結構性、專一性,以學習過程中所獲得的非預期性情感、態度、知識、價值觀為旨趣的隱性課程則具有普遍性、彌散性、持久性、復合性特質,它是每一位學生在學校內取得成功的關鍵。

                與顯性課程一樣,隱性課程同樣是課程文化價值選擇的結果。只不過,其課程的價值效應更為隱蔽、潛在、間接。具體地說,就是它對人的教育不是耳提面命、強行灌輸式的,而是“寓教于情”“寓教于境”“寓教于規”“寓教于樂”,通過或有形、或無形、或物質、或精神多種因素的統合作用,潛移默化、潤物無聲地熏陶、感染、浸淫、影響教育對象。

                至于說到兒童文學 “隱性課程”,則泛指由兒童文學閱讀參與構建起來的豐贍而感性的學校和班級文化,它不但具有“促進學生主體意識覺醒方面的積極作用”,而且同時兼備“激發想象力、批判力和創造力的功能,可以促進學生正式課程的學習”。它與中小學語文教育中兒童文學顯性課程彼此融合、相互轉化、相得益彰,共同構成了完整的兒童文學課程生態,從而讓兒童文學成為與兒童身心發展、精神成長息息相關的生活體驗。

                話雖如此,現實中,兒童文學隱性課程的價值實現卻并非易事。因為,對任何課程而言,從價值內涵挖掘、價值目標確立,到價值路徑創建、價值目標實現的過程往往都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帆風順。這一點,兒童文學顯性課程如是,隱性課程亦然。

                  精神底色

                  兒童文學之于兒童的“隱性價值”

                  兒童文學是童年的文化審美

                人類社會是文化的場域。人與動物最大的區別就在于人是一種文化存在。而文化既是人類的創造物,又是人類生存的表征。它“作為一種價值性或意義性的存在體而對社會與人發生作用,精神、價值是它們共同的主題、共同的出發點及存在依據”。

                  兒童文學是童年初始定位的人性底座

                當代作家、學者曹文軒曾說過:“文學的使命就在于為人類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礎。”這種“良好的人性基礎”對于兒童文學,不是籠統抽象的教育觀念、道德說教,而是具體而微、形象可感的題材、故事、情節、人物、語言、結構、情感、氛圍。因為我們知道,優秀兒童文學作品作為先進兒童觀與時代精神的產物,其想象之真、人倫之善、情感之美氤氳其表、彌散其中,并經由閱讀,潛移默化、潤物無聲,發揮著情感熏染、精神啟悟的價值功能,并最終沉潛在生命成長的流脈中,內化為未來公民精神結構與心靈氣質的一部分。

                基于此,兒童文學作為隱性課程,其為少年兒童閱讀接受的過程無疑體現了教育“外化”實踐向兒童心靈“內化”體驗的轉變,其審美教育實踐不是率性而為、盲目進行,而是依托完善的教育機制、獨特的教育理念與鮮活的課程體系漸次展開,自覺而自為,系統并有序,前瞻且規范,并最終形成完整、清晰、豐贍、多元的教育內涵與人文風貌。

                  兒童文學是兒童終其一生的精神懷戀

                優秀兒童文學作品以其統攬自然演變、人生世相、童年發展的題材廣度,發掘童心之真、人性之善、人情之美的意蘊深度,以及洞悉成長秘密、自我內心、他者意識的情感厚度,共同營構出涵容廣闊、情意深長、蘊旨幽邃的審美教育磁力場。當少年兒童閱讀這些作品的時候,就會不由自主被作品中的藝術形象所感染、打動,于不知不覺中沉浸在作品所營造的真、善、美的藝術氛圍里,含英咀華、挹芬攬翠、沉潛思索、回味不已。

                更有甚者,閱讀這樣的兒童文學作品,正處于成長中的少年兒童常常會在“感同此心,情同此理”的“移情效應”作用下,化身為其中的一員,與故事里的角色“同歌同哭、同悲同笑”,和作品中的人物一道經歷磨難,共同成長。這種閱讀中的情感遷移與心靈凈化恰恰是文學審美的特點,是兒童文學隱性課程價值所在,抓鐵有痕、踏石留印、春風化雨、潤物無聲。

                從這個意義上說,兒童文學不僅是少年兒童生命形態的審美表達,是他們成長路上的心靈驛站,而且還是人性之初的精神家園,是童年一路走來的良師益友,終其一生的精神懷戀。

                  俯仰之間

                  兒童文學“隱性課程”的價值迷失

                  “教育主義”重壓下,兒童文學舉步維艱

                兒童文學是審美的藝術,其教育功能主要依托題材、主題、形象、語言展開,通過情感、想象、題旨、蘊含而達成,其作為語文教育的核心資源在培育少年兒童以情感和想象力為核心的感性生命力方面發揮著無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然而,當下的語文教育中,認知目標受到重視,情感、態度、價值觀、直覺、想象等情意目標被弱化甚至漠視的情況相當普遍。教師在語文教學中用兒歌教認字,用故事講道理,借童話學知識等功利化做法屢見不鮮。這不僅曲解了兒童文學的教育功能,而且對學生的文學閱讀興趣也不啻為一種傷害。更有甚者,當學生在教師“引領”下對兒童文學作品僅止于條分縷析的理性闡釋,而缺少情感融合和想象參與對話的時候,兒童文學“導思”“染情”“益智”“添趣”的隱性價值就大打折扣了,其文學審美、情意教育的目標也淪為一句空話。畢竟,“僅在理智層面上認識藝術,不僅會使學生對作品認識貧乏,而且會大大歪曲作品的真諦、思想、內容等,因此,組織學生直接感受藝術在這個過程中的要點,并以理智態度對待藝術,實質上是排除了藝術積極作用于人的可能性。在這種情況下,情感被置于腦后,理性主宰一切,在藝術史和藝術理論的權威面前,直接的感受不敢流露出來”。

                當此際,兒童文學“隱性課程”為功利化教育所裹挾,完全失去審美豐富性、觀念獨立性、價值滲透性,成為可有可無的“單一化”“邊緣性”存在。

                  “童年本位”理念下,兒童文學俯就屈從

                與“教育主義”對兒童文學隱性價值的剝蝕不同,當下的教育現實中,還存在另一重兒童文學隱性課程的價值困境,那就是在所謂“童年本位”觀念下,兒童文學的俯就姿態和媚俗傾向。具體為:當前兒童文學教育為后現代解構思潮所裹挾、滲透,審美價值觀因缺少強有力引導而亂象叢生、斑駁蕪雜,很大程度耽于通俗、直觀、膚淺、喧鬧的“快餐化”“淺閱讀”文化消費模式。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根本原因在于兒童文學“主體缺失”:其一,隔離了兒童與兒童文學之間的多元對應,而將之降格為單極化的適應或迎合;其二,“片面強化兒童世界無邊的想象力和自由自在的秉性,而忽略了兒童世界亦是一個開放的區域,是一個不斷延展的具有多種可能性和復雜性的球形世界”。

                而上述病灶一再蔓延的后果則是:文學層面,以“尊重兒童”名義放逐兒童文學心靈塑型功能,一味炮制清淺、逗樂、滑稽、搞笑的情節或故事來迎合“快餐化”“淺閱讀”文化流俗;教育層面,假“快樂閱讀”之實,擱置兒童文學美德濡化價值,最終致使兒童文學排斥、缺位于兒童的精神引領和情感塑造,淪為嘻嘻哈哈、蹦蹦跳跳、打打鬧鬧的游樂場和狂歡節。

                上述情況的存在不僅給當下的兒童文學創作鍍上了一層虛妄、膚淺的狂歡色彩,而且也使兒童文學教育陷入“取消深度”的價值誤區,其情感蘊含、思想容量大幅度縮減,這其實就從根本上弱化了兒童文學隱性課程的價值。

                  “反教育性”思潮下,網絡兒童文學主體泛濫

                兒童文學與教育具有先天的親緣聯系。無論以虛擬生活為核心的童話,還是側重成長寫實的兒童故事、兒童小說,都繞不開教育這一童年生命的文化淵藪。然而,在當下的兒童文學教育現場,“反教育”或“非教育”卻成為一種時尚。這一點,在網絡兒童文學中尤為明顯。

                作為數字化、信息化時代的產物,網絡兒童文學自誕生之日起,就浸淫于新媒體時代“反主流、圖像化、碎片式、非理性”的商業文化氛圍,逐漸形成“主體性高揚,自我意識膨脹,創新而又虛妄”的標志性特征。而這種“主體性泛濫”的結果就是——在與教育的關系上,網絡兒童文學齊集性地選擇與教育為敵。上至當今的基礎教育體制,中至現今的學校教育觀念,下至一線中小學教師,無一例外成為其嘲諷、調侃、質疑的對象。這種顛覆現存教育秩序、解構精英教育價值、質疑當下教育生態的“反教育”文學實踐在很大程度上消解了兒童文學隱性課程的價值。

                不可否認,“當前,以少年兒童為主體和教育對象的基礎教育在某種意義上確實存在怪圈。其壓抑天性、消解靈性、剝蝕想象、鉗制自由、膜拜知識、疏離情感的現實形態已經導致其很大程度上走向了真正教育的反面”。但這并不等于作為隱性課程的兒童文學就可以落井下石、過河拆橋。網絡兒童文學這種“反教育”實踐,其實質是商業經濟語境下,后現代文化“非主流、反傳統、反權威、反理性”意識的集中體現。它所呈現的是一種“倒洗澡水,連嬰兒一起倒掉”的盲目解構傾向與簡單化思維。這樣做,不僅無助于改善、優化當下的教育生態,而且還會忙中添亂、適得其反。

                  回歸本位

                  兒童文學“隱性課程”的價值實現

                  語文教育全面挖掘兒童文學教育價值

                新一輪基礎教育改革中,兒童文學進入語文課程系統,成為語文教育必備的課程資源和教育方法,這在今天已經成為兒童文學界與語文教育界的共識。細加梳理不難發現,迄今為止,兒童文學在語文教育中的價值實現,主要通過顯性課程形態達成——即中外優秀兒童文學作品更多進入語文教材,獲取兒童文學作為語文課程資源的功能定位。這一點,體現為當下各種版本的小學語文教材中,兒童文學選文比重不同程度地有所增加。其中,最為顯著的是人教版九年義務制教育小學語文教材,其兒童文學和準兒童文學作品比例已占到選文總量的85%。

                然而,這只是兒童文學教育價值的一個方面。鑒于傳統語文教育推崇“知識”“技能”等顯性價值,片面強調語文知識掌握、語言技能訓練,而相對忽略情感體驗、心靈熏染、品格培育等隱性價值及其教育實踐,所以,要想達成兒童文學教育價值的完滿實現,單靠兒童文學顯性課程肯定不行。完整的兒童文學教育還需要創設寬松、自由、真實、前瞻的隱性課程教學情境,通過豐富、拓展語文教育課程內涵和課程結構,強化兒童文學“情感、態度和價值觀”層面的教育功能,在彌補兒童文學顯性課程價值缺失的同時,充分挖掘并優化其隱性課程的內蘊,最終營構出健康而全面的兒童文學課程生態,并實現其教育價值最大化。

                基于此,現實中,在一些文學閱讀氛圍比較濃厚的中小學里,語文教師常常結合語文教材或單元教學目標,開展以兒童文學“情境表演”“故事會”“朗讀比賽”“課本劇展演”等為內容的“主題閱讀”“群文閱讀”教學活動。這樣的課程實踐最初往往是以顯性課程形式展開的,但是,久而久之,就會形成班級閱讀文化、書香校園氛圍,繼而順理成章、自然而然地顯示出隱性課程的教育功能。當此時,兒童文學顯性課程與隱性課程相輔相成、相互轉化,共同促成了兒童文學教育價值的全面開花、滿園春色。

                  校園文化活動充分利用兒童文學隱性價值

                在少年兒童的學校教育生活中,校園文化是極其重要的隱性課程,其對于陶冶學生思想情操、完善學生道德情感、激發學生感性生命力都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何謂“校園文化”?“校園文化是學校師生在教育教學活動中所創造和形成的精神財富、文化氛圍以及承載這些精神財富的活動形式和物質形態,包括觀念文化、制度文化和物質文化。”這其中,包括思想觀念、價值觀念、倫理道德觀念等在內的觀念文化是校園文化的核心部分。而觀念文化的形成,則離不開閱讀實踐,離不開“書香校園”文化氛圍的營造,離不開兒童文學隱性課程的價值參與、價值實現。這一點也恰恰是校園文化價值系統的命脈所在。

                正因如此,當下,國內一些教育基礎比較雄厚、教育資源相對豐富的地區都非常重視校園文化建設。很多中小學在常規的語文課程教學之外,通過諸如“兒童文學閱讀論壇”“兒童文學創作比賽”“童話節”“班級讀書會”“大作家與小讀者”等多種活動形式,致力于營造“書香校園”閱讀氛圍,通過多層面的兒童文學閱讀、創編、匯報、交流,培育廣大中小學生良好閱讀習慣,使文學閱讀成為孩子們教育生活、心靈生活的核心部分,讓“求真、向善、尋美”化為孩子們的自覺意識和價值準則。這不僅有助于構建平等、和諧、豐富、飽滿的班級氛圍,而且對營造民主、多元、高雅、現代的校園文化也大有裨益。

                  兒童閱讀熱潮引導培育兒童文學接受趣味

                眾所周知,人類在幾千年的文明演進中,逐漸形成了諸多核心價值元素:愛心、勇氣、責任、誠信、正義、善良、勤勞、團結、和諧、仁義、樂觀、寬容……所有這些成為文學審美結構的核心價值元素,熔鑄于兒童文學作品中,就成為貫注于情節、語言、形象之中的審美高度和意韻深度,成為作家社會責任感、使命感的形象表達。

                基于此,在當下的文學閱讀熱潮中,學校和教師在為學生選擇兒童文學作品過程中,首先要關注作品的核心價值觀,關注文本的審美教育價值。要充分認識到,無論是課堂教學,還是課外閱讀,學校和教師推薦、提供給學生閱讀的兒童文學作品,必須具有閱讀適合性。這一點在兒童閱讀中至關重要。原因就在于,當今世界正處于“信息爆炸”時代,諸多媒體各領風騷,信息、資訊豐富駁雜。僅就文學閱讀而言,現實中,進入兒童視線的閱讀資源琳瑯滿目、魚龍混雜。當此時,中小學生由于閱讀經驗、審美判斷等方面的局限,難免照單全收、囫圇吞棗。此時,語文教師本著“對民族未來負責,為人類明天把關”的責任心和使命感,應該積極參與到童年閱讀中來,以寬厚的襟懷、成熟的心智、高韜的審美、豐富的經驗在學生閱讀資源的選擇上予以甄別、把關。唯其如此,兒童閱讀才可能真正建立明朗、健康、豐富、多元的價值趨向。

                不過,還需要說明的是,學校、教師這么做,并不意味著就以長者面孔、權威姿態對孩子們的文學閱讀指手畫腳、耳提面命。而是在理解的基礎上引導,在尊重的前提下規劃,共同制訂閱讀計劃,相互分享閱讀體驗,一起展示閱讀成果。這么做的原因很簡單:孩子們有自己閱讀的喜好和興奮點,對此,教師應心知肚明,要自覺轉換心態、放低身段,以組織者、協作者、推薦者、引導者的身份積極參與到兒童的文學閱讀生活中,引導他們自發選擇那些想象超拔、趣味濃郁、情感豐厚、含義深刻、情節新異、語言優美……的優秀兒童文學作品。通過這些文學作品的閱讀,使學生們獲得審美能力的提升和精神人格的塑造。

                綜上,隱性課程是現當代基礎教育理論極其重要的研究議題。而兒童文學作為隱性課程的存在不僅進一步明確了兒童文學對于語文教育的資源價值,而且還全面揭示了中小學生在班級和學校生活中身心發展、精神成長的隱性信息。筆者以為,就當下中小學語文課程生態而言,豐富多彩的“閱讀推廣”“書香校園”兒童文學隱性課程實踐活動無疑是富有前瞻性、實效性的。它在致力于校園文化建設的同時,也使得兒童文學隱性課程豐富情感體驗、創設心靈熏染、營造品格培育、推進認知發展的教育價值春風化雨、深入人心。而所有這些,既是語文教育發展的題中之義,是中小學校園文化建設的未來趨向,更是兒童文學審美特性、文化根性的集中體現,是其作為隱性課程的教育范式和價值路徑。只有這樣,才能夠真正實現兒童文學隱性課程的價值復歸,才能夠讓兒童文學在基礎教育改革中獲得全面而真實的價值體現。


                ·上一篇文章:兒童文學的諾貝爾獎被中國人拿了,他的哪些書值得一讀?
                ·下一篇文章:無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dhtr.tw/news/baike/169131538568CBK0J4EH477A21K7B2A.htm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1. <output id="q06n1"></output>
                2. <li id="q06n1"></li>

                  <dl id="q06n1"></dl>

                  <output id="q06n1"><ins id="q06n1"></ins></output><dl id="q06n1"></dl>
                  <dl id="q06n1"></dl>
                  
                  
                  <dl id="q06n1"></dl><li id="q06n1"><ins id="q06n1"><strong id="q06n1"></strong></ins></li>
                      1.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dl id="q06n1"></dl>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2. <li id="q06n1"></li>
                          <li id="q06n1"><s id="q06n1"><strong id="q06n1"></strong></s></li>
                              <dl id="q06n1"></dl>

                              <dl id="q06n1"><s id="q06n1"></s></dl>

                              <li id="q06n1"></li>
                              快三大小单双走势规律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1. <output id="q06n1"></output>
                              2. <li id="q06n1"></li>

                                <dl id="q06n1"></dl>

                                <output id="q06n1"><ins id="q06n1"></ins></output><dl id="q06n1"></dl>
                                <dl id="q06n1"></dl>
                                
                                
                                <dl id="q06n1"></dl><li id="q06n1"><ins id="q06n1"><strong id="q06n1"></strong></ins></li>
                                    1.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dl id="q06n1"></dl>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2. <li id="q06n1"></li>
                                        <li id="q06n1"><s id="q06n1"><strong id="q06n1"></strong></s></li>
                                            <dl id="q06n1"></dl>

                                            <dl id="q06n1"><s id="q06n1"></s></dl>

                                            <li id="q06n1"></li>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1. <output id="q06n1"></output>
                                            2. <li id="q06n1"></li>

                                              <dl id="q06n1"></dl>

                                              <output id="q06n1"><ins id="q06n1"></ins></output><dl id="q06n1"></dl>
                                              <dl id="q06n1"></dl>
                                              
                                              
                                              <dl id="q06n1"></dl><li id="q06n1"><ins id="q06n1"><strong id="q06n1"></strong></ins></li>
                                                  1.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dl id="q06n1"></dl>
                                                    <dl id="q06n1"><ins id="q06n1"></ins></dl>
                                                  2. <li id="q06n1"></li>
                                                      <li id="q06n1"><s id="q06n1"><strong id="q06n1"></strong></s></li>
                                                          <dl id="q06n1"></dl>

                                                          <dl id="q06n1"><s id="q06n1"></s></dl>

                                                          <li id="q06n1"></li>